OrcinusString

【ER】鲸

——一次遭遇或一段对话


Warning: 拟虎鲸AU/ 原型是北大西洋I型/ 在下班的地铁上写完的写很顺/ 非人起见谈不上什么in-character了/ 除了ER没有其他角色登场/ 短小/ 一个开始的场景仅此而已/ 作者是个缺乏自控力又极其业余的自然爱好者/ 虎鲸其实是一种海豚但是你们豚听起来太像骂人了并且也不太符合语言习惯所以抱歉【

Summary: 安灼拉不小心离群了,但他并不担心。

 

  逆戟鲸安灼拉在水中巡游;这天他才完成了自己平常一天的巡游路程的一半。他时不时地靠近海面,让阳光透过薄薄的水层洒在他身上,身上的黑白色映着变幻的水文。他不费什么力气地浮着。

  他实在是一头年轻漂亮的雄鲸:色彩鲜明,体魄膏腴,背鳍高挺,头脑犀利,而且战斗欲望强烈。但不知是因为幸运或其他什么原因,他却极少在那些冲在第一线的战斗中负伤,因此他看起来完好无损,个性既高傲又天真,像妈妈的小宝贝。这,让他在雌鲸中间不怎么特别受欢迎。好在他的性格并不在意这些。对他来说,在追捕鱼群时奋力跃出水面,直达十几米的高度,那一刻他能看见整个洋面在光线下闪闪发光——这瞬间棒极了;他是如此专注于这些让他陶醉的体验,而且他肯定表现出来了:这让他的身边慢慢聚集起一个年龄相仿的隐性小团体,整天喋喋不休地进行战术交流,一同嬉戏、学习、演练、围猎。

  这会他却依然一头鲸漂浮着,只偶尔翻滚一下,拿肚皮对着天。这是一个少有的真正的独处时刻,让他得以在情感上深思着整个海洋。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脱队的,也许就在他过于热切地追踪着那些鲭鱼的时候,他们碰上了一阵从未遇过的乱流,游鱼群也疯狂起来。但他并不担心,他知道他们的小族群将在这个海湾的这片区域盘桓很长一段时间,直到这批造访的鱼群的繁殖季节过去。在慢慢寻回同伴的这个过程中,他的精神几乎是放松的,直到他在视野中捕捉到一个有些眼熟的特别的阴影,并且感受到了水流压力的微妙改变。

  很明显,这已不需要遮遮掩掩。他谨慎地、但又光明正大地用声呐探测了一下,接着便知道了什么。没怎么思考,他已忍不住出了声:“是你!我认得你。”

  对方没立刻搭腔,只是摆了摆尾鳍,瞬间又接近了两三个身位。那是另一头虎鲸,在浅海通透的光线下,他俩能清清楚楚看见对方了;和安灼拉相比,来者是头体型中等、伤痕累累的雄鲸,安灼拉知道他属于这片海域的G族群。两个族群多次遥遥相对而过,彼此间交谈不少,但并没有一一互通姓名;安灼拉一下便认出他是因为他很好认,他的背鳍上有一块明显的、锯齿状的缺损,并且总是游在他们队伍的最外侧和最后;但他的动作其实相当矫健。

  “你好呀,”对方向他打招呼道,“我很远就注意到你啦。真高兴我俩算互相认识。”

  “你们其他鲸呢?”

  “怎么,不应该我问你这个问题吗?”

  他的语调似乎有些嘲讽,但安灼拉不以为意。

  “你们有好几个呢,”他自顾自地继续,“每次我见着你们的时候,叽叽喳喳的,做那些傻乎乎的练习。”

  安灼拉这下肯定对方是故意冒犯了,虽然对一头虎鲸来说,这样的冒犯就跟打招呼一样普通,但他还是有些吃惊,并被隐约惹恼了。毕竟,他们从来没有过冲突记录。既没有冲突记录,也没有合作记录,应该说。

  “我不知道你原来有高明的战术可以指教?我相信你有不少成功的临场战斗经验,”他回敬道,“不然怎么解释你这样毫无道理的性格还能这么——勉勉强强地活到今天。”

  不料,对方听了他的话似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高兴起来。

  “啊!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我有过三次差点搁浅。两次在暗礁上刮伤。可能不止两次。两次险些被卷进人坐的那玩意。还撞过冰山!确实是勉勉强强,你说得没错。”

  安灼拉安静下来,一时好奇地打量着他。他觉得他才是叽叽喳喳的,但他选择不说出这句话。

  “你叫什么名字?”

  没想到对方会这样问他。

  “……安灼拉。你呢?”

  “格朗泰尔。不过这太长了,大家习惯叫我的代号R。你知道的,合作的时候。”

  他的语调缺乏一种足够感性的东西,安灼拉更好奇了。“你原来不是G家族的?”

  “我是一头可怜兮兮的迷路的好宝宝鲸,承蒙好心的家族不弃,”格朗泰尔唱歌似地说,“我不知道从何处来,也不知道往何处去。”

  交谈暂停了。在安灼拉注意到的时候,他和格朗泰尔已经安安静静地肩并肩潜泳了相当长一段距离,经过星散的多种生命。他发现自己闹不清格朗泰尔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但这多半也没关系。这天晴空万里,阳光耀眼,水体蓝得惊人。安灼拉透过这层层的、透明的、跃动的水,一只眼睛紧紧盯着格朗泰尔。

  格朗泰尔真的开始唱歌了。

  安灼拉觉得他的歌声不坏,但他还是得问问题。

  “你也和大家游散了?”

  “不,”格朗泰尔止住歌声,“你怎么会这样想呢。我喜欢自己经常出来玩,一头鲸自由自在!说得再多也没谁嫌你烦。”

  “你好像时常见到我们?”

  “可不是!你们闹得一大片海尽是你们的声音。”

  “可我以前没见过你在附近呀。”

  格朗泰尔一时语塞,为此,安灼拉忽然感到一种胜利般的喜悦。

  “是呀,”良久之后格朗泰尔才嘀嘀咕咕地说,“我今天跑来和你打招呼才是真够奇怪。”

  “我今天可没发出什么声音,”安灼拉想了想,又补充道,“也没听到你声称的一头鲸自由自在的自言自语。”

  “我明显只想跟你说话,是不是?”

  “要我看就是。”

  “你也挺不留情的。”

  格朗泰尔说着,忽然向海面升去,从安灼拉上方掠过,胸腹轻轻擦过他的背鳍。他上到洋面,轻轻喷出一小条水柱,用胸鳍拍击涌起的浪花;安灼拉跟了上去,不为别的,仅仅因为他也得呼吸。

  “你在找你的族群吗?!”他俩都露出了海面,这就使交流变得困难些了。格朗泰尔在冲他喊,但安灼拉并不介意。因为海平面再次迷住了他,他不禁顺势向下一扎;然后,他前进数十米,大力甩动身体,高高地跃出水面,在空中划出一个漂亮的弧形。

  他有点以为落水后能听到格朗泰尔赞赏的口哨声或别的什么这类表意——这是他和ABC小组、也即他们的战斗小团体在一起时总能听到的声音。但迎接他的是一片寂静。他迅速下沉了一些,通过相对平静的水流看了眼不远处的格朗泰尔。后者跟了过来,绕着他游了一圈半,才从另一面再次靠近,嘴里终于冒出两下意味难明的咯咯声。

  “我不确定我也能做得这么漂亮,你看,主要是因为我看起来没你这么好看,”紧接着他没心没肺地说。

  安灼拉有些生气了,挺古怪的。“胡说八道,”他语气生硬地答道。

  “啊,当然你不是只有长得好看。”

  安灼拉不知道格朗泰尔为什么要一再强调他的样貌如何。他并不觉得自己长得有什么特别,以及哪头鲸是该这样被判断价值的?他又拿一只眼睛对着格朗泰尔,立刻发现到这就是他自称的那种自言自语。

  “我要回去了,R,”他一拍尾鳍,转身就离开。

  倏忽之间,他已经游出近百米,视野里早就没有了格朗泰尔的身影。他朝自己熟悉的海岸游,蓝色的大洋神秘地将他紧紧包裹;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呼哨,那是平时他用来聚集朋友们的号角。

  然后他听到一个陌生的应答。那是其他群落的、不同的战斗密码。安灼拉不知道这信号是什么意思,但他知道这是谁发出的。

  安灼拉深深下潜,然后再度浮起;他没再发出声音,但让背鳍刺破了水面。他一路剖开平静的大洋上均匀的层浪。

  他又听到了新的声音。

  即使他俩已隔了几百米远了,这频率仍很清晰。安灼拉微微转向,抬头窥出水面。

  从他的距离只能看见远处的洋面上升起一朵小小的浪花。

  有鲸在破水。

  安灼拉回落到海里。他在原地顿了一顿,打了个半圆。

  他上了心;他下次会搞清这个背鳍缺损的家伙所为何来,以及究竟是不是骄傲透顶。


——END.

评论(7)

热度(40)